秋读阁 > 历史网赌ag被黑怎么办|平台 > 乘龙佳婿 > 第五百零三章 迂腐老夫子,记仇熊孩子

第五百零三章 迂腐老夫子,记仇熊孩子

????“既如此,洪卿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

????皇帝这短短十来个字,张寿丝毫不意外,岳山长则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而洪山长,此时反而是一脸的平淡。他一板一眼地深深躬身道谢,等到直起腰时赫然一脸坦坦荡荡。

????“多谢皇上成全臣无意于仕途,更无意于显达,只求天下太平,民风淳朴,朝中风气肃然,能够为国多教出一些正人君子。臣举荐小女,也是因为小女淡泊名利,不求富贵,所以若是有其余贤惠女子心甘情愿,并不是非她不可。”

????“大皇子从前便是因为敬妃为母失职,方才会一错再错,若有贤妻规劝,将来有爱子陪伴,想来他总能稍稍改过。不但他如此,二皇子也是同样如此。臣听说京城从权门到百姓,婚姻往往先看门第,再看相貌,人品这种看不出来的东西往往就忽略了。”

????“比如说二皇子,据说就曾经因为道听途说的传言,在街头羞辱官宦千金,便是这种陋习之故所以”他顿了一顿,目光突然落在了一旁的张寿身上。

????“臣对张博士固然理念不合,也看不惯他的做派,但对于赵国公能够遵守当年婚约,把女儿下嫁给门第完全不相称的张博士,却还是得赞一个好字。糟糠之妻不下堂,多少飞黄腾达的官员说是如此说,却无不是左一个右一个纳妾蓄婢。而贫贱时为子女定下的婚约,更是在显达之后说毁约就毁约,简直是人品低劣”

????“婚姻二字,难道不应该是娶媳娶贤,嫁女嫁贤”

????在旁边听着的张寿简直有些无语。这老头一上来就先疾言厉色数落了他一通,而后却又给他或者说他那未来岳父赵国公朱泾戴了一顶高帽子,若是想就这么一笔勾销,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大度地就放过。可现在他算是听出来了,人就是个刻板到古板的老头

????都什么年代了,还想在婚姻以及日常生活中都死抠着贤德两个字这就和某些死抠着上古圣贤之世如何如何的老学究一个样大道理人人都懂,但现实生活中,有几个人不是先顾着利益,这是你号召大家讲仁义道德就有用的吗

????见张寿和岳山长全都在看自己,皇帝自己的脸色也不知不觉变得有些诡异,心里更是哭笑不得。要知道,他此次召上京的四位大儒,全都派人访查过,确信并不拘泥于所谓圣贤书,而是博览群书,在诸科上都有所涉猎,甚至可以说颇有建树的人。

????就比如这位豫章书院洪山长,虽然给书院定立了名目繁多的规矩,书院中有众多鼓吹复古的老师以及曾经的台谏清流,因而比不得重视水利以及农科的召明书院,但在诸科上却也有相当有趣的亮点。派出去的人就访查到,豫章书院出过一些有趣的小事件。

????比如说,江西布政使进贡的,能够看清楚远处事物的望远镜,据说出自豫章书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之手用白水晶磨制而成,业已被军器局引入。比如说,南昌府悬而未决的一桩疑案,是豫章书院一个学生提供破案思路,于是最终告破,其中思路颇为有趣。

????再比方说豫章书院居然还有一个班招收女学生。而且招收的不是那种富贵人家,生活无忧,读书也就是为了吟诗作赋,消磨大好时光的千金,而是针对贫寒人家的女孩子,甚至还有寡妇。教习的除却针黹女红之外,还有很多有趣的实用技能

????学生如此,那掌管书院的那位老师就可想而知了。

????也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觉得好奇的皇帝这才把洪山长给加入了这一次召见的大名单中,谁曾想洪山长没到京城就突然来了一道让他又惊又怒的上书不说,还大言不惭地推荐了一个大皇子妃的人选。

????而就在他召见人时,这老头儿更是一张口就是一堆听着很有道理,实则却迂腐之极的话。

????此时此刻,见洪山长说完这话之后,就直接一躬到地,心里转过一千一万个念头的皇帝努力管理好了自己的表情,这才微微点头道:“洪卿此言,确有道理。”

????谁不知道娶媳娶贤,嫁女嫁贤问题是看得出来吗他那皇后当初刚进宫的时候那也是容貌性情都不错,太后可不单单是冲着对方家世给他定的人选。可有道是人心易变,现在好好的人,谁知道年后是什么光景

????然而,张寿一听见皇帝这模棱两可的话,他就知道坏了。果然,下一刻,直起腰来的洪山长那就犹如打了鸡血似的,激动到无以复加。

????“皇上圣明天佑我大明以臣之见,朝中如今这风气,是该整治一下了”

????眼见这么一个刚刚还对自己大肆批驳,之后又是一番大道理的老头儿又要开始滔滔不绝,张寿赶紧趁机对四皇子耳语了几句。

????于是,最讨厌这些大道理的四皇子立刻一溜烟跑到了皇帝身边,然后和刚刚张寿与他说话一样,悄悄对皇帝耳语了一番,只当没看见洪山长的异色。

????而因为熊孩子的这一跑腿,得到张寿提示的皇帝终于找到了终结今天这番谈话的关键所在。他轻轻咳嗽一声,及时打断了洪山长的口若悬河。

????“洪卿,朕对令嫒实在是有些好奇。这样吧,儿女婚事并不仅仅是朕一个人能决断的,太后为了大皇子也操碎了心。令嫒既然和你一同入京,明日就去清宁宫觐见太后吧。岳卿数日前抵达京城,好歹是休整了几日,你刚到京城,也不妨先回住处休憩。”

????说到这里,见洪山长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话,皇帝不确定人到底是要答应,还是要抗争,当下立刻霸气十足地说:“这是朕的旨意,不是和你商量来人,送洪山长回雅舍”

????洪山长这才有些失望地开口答应。随着之前带他来的那个司礼监随堂赶忙进来,他并没有认识到自己一大把年纪今天却已经愣头青了好几次,一丝不苟地长揖行礼,随即正面对着皇帝小步后退,最终才一声不吭地转身出去。一举一动,无不深合礼仪。

????他这一走,偌大的乾清宫正殿中,竟是人人齐舒一口气,就连小小年纪的四皇子亦然。

????而一贯很注意仪态的召明书院山长岳不凡也如此,那却完全是因为和这样一个顽固的老头儿一同受召见,此时那心情憋闷得着实无以复加。

????所以,在长吁了一口气之后,他就立刻开口说道:“皇上,洪山长之前在来时的路上也说了些不合时宜的话,但还请皇上看在他年长的份上,稍加宽容。据臣所知,这些年来,豫章书院人才济济,只因洪山长不但严于律己,而且更严于律人。”

????他可没打算浓墨重彩全都花在别人身上,就这么一说,随即就立刻把话题岔回到了自己身上:“各家书院有各家书院的规矩,就比如召明书院,学生收进门,修行看各人,除却经史之外,余下的全凭学生自己兴趣。”

????“而因为召明书院中寒门子乃至于贫家子农家子最多,所以对农科感兴趣的人着实不少。他们都希望能够将所学用到家乡,使家乡父老能够每年多收斗,安居乐业。如今东粤、琼南,都有三季稻,而其中良种,不少都是召明书院亲耕的学生们改良流传出去的”

????张寿坐在旁边,聚精会神地听岳山长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家书院如何注重农科,如何改良种子,如何努力研究更高效肥料,心中把人和刚刚老学究似的洪山长加以对比,心想陆三郎和纪九一个劲让他重视皇帝特召的四位贤达,岳山长此时的表现还算不负他们的警惕。

????而等到岳山长在农科之后又转而大谈水利,他就更在心里给人打了个高分。因为这位赫然在那摆事实,讲道理,将曾经召明书院出来的两位水利名臣拿出来,却没有大说特说他们的功绩,而是只谈他们对后辈们做出的榜样,如今召明书院的学生在广东主持修水渠的不少。

????这一次,就连起初心存反感的四皇子,此时那不耐烦的表情也渐渐消失了,甚至一边听一边磨着张寿给他讲解其中那些他不明白的名词。

????皇帝更是一边听一边问,当确证岳山长确实如访查到的那样颇有真才实学,他方才微微颔首,随即就突然开口问道:“之前葛老太师曾经对朕建议,建国之初用的历法到现在已经越来越不精确了,因而请求仿效元时郭守敬四海测验那般重新测算,未知岳卿怎么看”

????突然被问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领域,岳山长顿时微微变色,差点忍不住去看张寿。好在他把控自己的本事极强,立时就恢复了过来,当即含笑说道:“术业有专攻,历法这种事,葛老太师比臣这种半吊子要懂得多,皇上就是问张博士,也比臣来得强。”

????没等皇帝看向自己,张寿立刻不假思索地说:“皇上,臣只是略通算经,于历法只是门外汉,但既然岳山长对农科如此重视,想来应当知道如今的历法是否适合如今的农时才对。”

????自己的问题被人就这么直截了当推了回来,岳山长顿时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说他对张寿是七分警惕,那么对张寿背后的朱泾,那就至少是九分警惕,而对张寿那位老师葛雍,说是十二分警惕也不为过。

????尽管人已经不在朝堂了,但朝堂满是这位老太师的各种传说,眼下人年纪这么一大把却还要推行什么四海测验,重订历法,他怎么想怎么觉着这位老太师是在为张寿铺路。

????于是,哪怕张寿说对历法是个门外汉,他还是立刻拿出了十二分重视,打起精神说道:“皇上既是不吝垂询臣这个门外汉,张博士却又如此谦逊,那么臣觉得,葛老太师年纪大了,虽然臣听说还有齐褚二位老先生佐助,但毕竟年老体衰,此事也不能全靠钦天监那些人。”

????“所以臣建议,不妨下诏天下,允许民间精通算经的人才于官府自荐,然后召入京城,以备皇上垂询。”

????听到岳山长用异常恳切的态度说出这么一句话,张寿差点要拍大腿叫好,然后大大称赞一声岳山长神助攻。要知道,如今招进九章堂的这些人,顶多只能算是天赋尚可,前途无门的潜在数学苗子,离开人才两个字还很远,那些真正的高端数学人才估计还看不上他。

????但如果借由编修历法,朝廷放开天文禁令,那么一定会有很多高端人才云集京城就算其中有的是人看不上他,但也肯定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

????于是,他立刻慨然响应道:“皇上,岳山长所言极是,臣附议”

????皇帝见岳山长闻听此言脸上闪过了一丝明显异色,随即就迅速掩藏似的微微低头,他就暗自呵呵张寿这小子师承葛雍,想法自然与常人不同,你们这些城府深沉的人老喜欢用世俗想法去衡量于他,那岂不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而且朕其实也等着你这话

????嘴角露出笑容的天子欣然击节赞赏道:“岳卿此言精到,就这么办。来人,去内阁传命,此前因钦天监人才不够的缘故,四海测验进展缓慢,如今因岳卿之谏,当放眼天下召集精通算学之才。为求延揽的是真正的人才,请葛老太师和齐褚二位出题,有意者可于地方官府解题,然后公车送京城”

????这一刻,很难要用什么字词来形容岳山长的心情。他只觉得之前一直自认为表现得体的自己,被皇帝和张寿联手耍了

????可此时面对气定神闲的天子,兴高采烈的四皇子,喜上眉梢的张寿,他却又不能再反对,只能暗自在心里生闷气。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就听到四皇子突然问道:“父皇,我听说之前三哥和我报考九章堂时,有召明书院学生在那质疑三哥,后来岳山长就把人逐出门墙了”

????张寿记得自己收留方青的这事儿早就知会过皇帝,皇帝也完全没有追究的意思,却没想到四皇子竟会突然拿出来说。这小小熊孩子,居然这么记仇

????他正这么想,就只见四皇子狡黠地笑了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岳山长教都不教就把人逐出门墙,是不是有点太严苛了”

????府天说

????就一更,昨天坐了三个小时汽车,脑袋晕乎乎的,出门在外真是乘龙佳婿就来笔趣阁网址:biq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