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哦,其实我早就想这样做了……行,今天我请客!”我说话时有些兴奋。

????她笑了笑,是那种历经苍桑之后,一个女人所特有的笑。

????不大一会儿,她开来了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

????然后,她优雅地打开车门,我同她并肩坐在了驾驶前台的座位上。

????车内有一股很浓的芳香扑鼻而来,我侧目一看,她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她上身穿着金丝绒上衣,下身搭配着一件琥珀色和猩红色相间的套装裙,她的前额和两边的额角上有几条连岁月都无法控制的皱纹,但她的脸颊却依然鲜嫩,再加上她那纤细而不失腴润的身材、颇为丰满的胸脯,还可以让人感到一种青春激情的样子。

????我们来到一个叫“野玫瑰”的酒家,她点了一桌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那种名字的洒和菜。

????恍恍惚惚的烛光,配着低柔浪漫的舞曲。

????在这样的环境里,男女独坐,是很容易产生幻觉的。

????“你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来报答你”我倒了一杯咖啡给她,双手贴在杯子上,思绪已飘到了窗外,直到她悄然坐在了我的对面。

????“不,其实应该说报答的是我”她莞尔一笑:“谢谢你给我们的公司带来了不少财富”

????“其实那也是为了我自己,因为我渴望更好地生存”我样子开始变得有些低落。

????她笑了笑,眼神深不可测。

????“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她说。

????“很好啊,好的让我用语言都无法来描述了”

????“是吗……再夸,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本来就是这样的吗”我顽皮地笑了一下:“来,我敬你一杯”

????“行,为了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她爽朗地举起酒杯,一饮而进。

????我们边喝洒边谈笑。我的内心不由地升腾起一股幸福降临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吧?”她突然又问。像一个没头苍蝇。

????“嗯”我点点头,“我现在年龄还小”

????晶莹纤巧的酒杯里盛着翠绿色的y体,望着杯子中那嫩黄色的柠檬片在里面漾啊漾啊,忽然就觉得有一股y凉的空气向我袭来,一抬头便看到了她那种奇异的眼神。

????“那你想不想老婆?”她的声音拉的很轻,好像故意在戏谑我。

????我没有回答,脸一下子红了,我敏感地知道她在说什么。

????“哦,对不起,是我言重了”她忙表歉意地。

????“其实……也没什么”我笑了笑。

????“嘻、嘻……我们还是谈正经的吧”她又恢复了常态,声音低沉而真诚地:“我想委拖你来帮我办件事,可以吗?”

????“什么事?如果我能办到的话,你尽管吩咐就是了”我的心中生出一丝恐惧,我也清楚我到底在恐惧什么。

????“我在南方设立了一个分公司,我想请你担任那里的总经理一职可以吗”

????“这……”我兴奋无比,仿佛一股温暖的空气水一样地从外面向我的身体内部慢慢渗透,驱散了我身上的寒气,浑身都舒服得软酥酥的:“这……我……我能行吗?”

????“我相信你能行的”她点点头,我知道这不是一场梦。

????可她为什么会这样信任我呢?一个和她曾经素昧平生的人。

????也许她有她的利益?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谓的命运?

????我陪她淋漓尽致聊了整整一个晚上。

????她向我诉说了她的家庭,她的不幸遭遇,还有她那破碎的婚姻。

????因此,她总在不停地喝酒,只到说话开始变得吞吞吐吐……

????“小姐,结账”我急忙招呼身边的服务员。

????“先生,你们一共是960元整”服务员合计着说。

????“啊!什么”我露出一脸的尴尬,不由地叫出声来,我怎么会拿出这么多的钱呢。

????她笑了一下,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便急忙掏出了她包里的长城卡……

????她对我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感到,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扶她回到了她的小屋,帮她收拾了一下床铺,准备离开。

????她突然娇喘吁吁地搂住我,用一种含着期待、渴望、甚至还有一种乞求的神情对着我说:“今晚……你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这……这……别这样行吗?我想你一定是喝醉了”我推开她。

????“其实,我没醉”她伤心地哭泣起来:“我也是一个渴望被人来爱的女人”

????这使我突然想起了,无数次,当我走出经理室关门的时候,她对我眷恋的目光,还有那一种欲言又止表情。原来她是……

????我的心里矛盾极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留下来,还是要离开?离开吧,我实在舍不得拇月丰厚的薪水和那种优厚的待遇,可不离开吧……

????哎,也许真的是当诱惑来临的时候,让人真的难心抵挡。

????“如果你心里难受你就发泄出来吧,那样你会好受些”我用我瘦小的身体将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在想像中,一股诱人的幽香沁入到我的心脾,我不由地涌起一阵阵渴望与冲动,我觉得一种y谋在我的心中悄悄地滋生。

????洁白的胴体如花般优美地开放着,还有那饱满的胸脯……脑子里“嗡”的一声,意识也一下子迷乱了。

????我们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妾那间,一种弥天的快感潮水般漫过我的全身……颠鸾倒凤极尽绸缪。

????窗外,昏黄的街灯,让我不由地打了一种寒噤,这一切又恍若在梦中……

????我真的不忍心去伤害她,一个曾经给我家的女人,有时,我对自己这种奇怪的心理感到不安,这不是由于这种心理本身,而是我实在无法来摆脱这种心理状态。

????打那件事以后,她对我更好,她说她要用形动来证明,她有能力让我这一辈子都感到幸福。

????既然她愿意为我付出,为我驱走孤独和寂寞,我自然愿以一生的柔情来抚慰她所受到的伤。

????哎,人啊人,有时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尽管她大我十六、七岁,尽管她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女人。

????但我确实有点“爱”她了,这种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怜悯、是热爱、还是我需要寄人篱下?

????看着她流泪的样子,我的心彻底地软了,于是我答应留下来陪她。

????我没有考虑过以后我会怎样,我只想现在能用真情来填补情感世界中的一片荒芜。

????爱情呀,到底是命还是迷信?

????然而,机缘不能不信,也许我跟她天生就有一种缘分吧。

????但不久,我又有了新的烦恼。就是她在性的要求上特别强烈,这使我常常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让我整天生活在一个昏昏沉沉的世界里面。

????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连命都要送在她的手里,我的心开始变得时常发慌。脑子里总是一片空白。

????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便大祸临头了。

????那天傍晚,我从堔圳回来,刚下火车我就风风火火地急奔她的住处。大老远就听到了她的吵闹声。我以为是有人在欺辱她,就一脚把门踹开。我发现一个男人正气势凶凶地冲着她。

????我来不及多想,就和那个男人撕打了起来。

????不知是谁打了报警电话。我们被赶来的110民警撕开。

????可民警向受害人了解情况时,她却像是着了魔似的一个劲地说,是我在故意捣乱,破坏了她们家庭的和睦。听了这违心的话,我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和她吵架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她与我之间的事是被着她的丈夫干的,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只见和我打架的那个男人冲我点着头,不停地微笑笑着,一双狡诈的小眼充满了敌意。

????此刻我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知觉,眼前似有许许多多五颜六色的肥皂泡在飞舞、升腾、、直至碎裂……我简直不敢往下想,我这样做究竟算是怎么一回事?我算不算那种可恶的第三者?我算不算那种人见人骂的“臭老九”啊?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人,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当我向她索要我应得的工资时,让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双手一摊y险地说:“你从没有为我们公司,做过什么。如果不服,请拿出你的证据来!”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所以即使告到劳动仲裁部门,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风风雨雨拼杀了三个多月,不仅没有挣到一分钱,反而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哎,人生的事真可谓千娇百媚啊!

????我把自己最男人最温柔最甜美微笑呈现在她的面前,却换来了自己黑夜里无声的哭泣。

????我一直等待着要做她生命中的男主角,到如今我才发现,自己竟连她的配角也不是。在她的情感世界里就根本就没我的位置,我们之间的距离竟是如此的遥远,纵使我用尽整个生命也终不能挤入他的心房,我只不过是他身外的一个尤物,是她生命里一段只有情节没有主题的c曲。或者说是一颗飞入她天宇里的流星。

????秋风里的落叶追着我疲乏的步履盘旋依恋,那一幕幕心酸的往事涌上心头,它竟是如此的清晰而又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透过弥漫的雾霭,我看到自己的脸在莫名的笑。

????我的心彻底地绝望了。

????猛然间我想到波斯有位着名的诗人曾经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无论学者、博士、圣徒,也无论圣明雄辩的人物,只要他一旦羡慕浮世的荣华,便是跌在蜜里的苍蝇,永不自拔。”

????是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篇“故事”,我们只做好自己故事里的导演,就已经足够了,若不是非做不可,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到别人的剧目里去客串角色吧———因为天上不掉陷饼,人生也没有那种免费的午餐,世上也没有那种无代价的收获。

????不是每一声婴儿的啼哭,都在欢笑中诞生; 不是每一杯美酒,都能让人喝出那种甘甜的味道。

????因为——

????哭声的背后,伴着母亲的阵阵剧痛,美酒之中也常掺杂着苦涩的泪水。

????所以——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一开始就意味着输掉了自己,还怎么可能会有光明呢?

????第27章 同病相怜

????这个季节,仿佛像一个输光了的穷人,他把自己的光和热都统统地给赌掉了。那凛洌的北风夹杂着气势汹汹的呼啸声,大地像冻死了一样,处于沉眠状态,田野,显得特别空旷和辽阔。路旁的树木,在威风中尽力地站稳身子,让自己的枝条和风吵闹着,时而还可以听到那树枝与风的折裂声。落了叶的枯枝,飞扬的尘埃和废纸,给大地增加了y郁的情调,涂上了y郁的色彩……

????带着悲伤,我又开始流浪了。

????我没有找到好的工作,不久我又来到了那个我曾工作过的酒店,在“杨诺”和“李彤”的帮助下,老板让我留了下来。

????“我早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因为你一开始就丢掉了自己”李彤倒了一杯干红葡萄酒递到我的面前颇为同情地对我说,她的眼神里充溢着晶莹的光。

????“都怪我当时太贪心了,没有听你的话”我只觉得我的心好凉好凉,苦笑了一下,将酒杯中的y体倒了一半进了自己的腹中。

????“其实,那也不只全是你的错,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有些人的确是太无聊了”她的双眼从我的脸上滑过,滑向窗外那一片白茫茫的夜色。

????“也许吧……”我长叹了一口气说:“可我真的不该作出那样的选择”

????“不……在美丽的春天里,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他认为是对的做法”她的声音拉的很长:“我们都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像我一样”

????她默默地讲述着自己的过去……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离开了她到了另一个世界。

????然而,对于她,命运总是那样的残忍,在她十多岁那年,她的母亲又因患骨纤维r瘤(一种发生于髓腔骨膜的纤维组织的恶性肿瘤),被截去了下肢。

????从这一天开始,她就强忍着内心的伤痛,用自己柔嫩的双肩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为了她的两个弟弟和妹妹上学,为了能好好地照顾她的母亲,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先为她的弟弟妹妹做饭,然后下地劳作,种庄稼,喂牛羊,一直忙到深夜才上床睡觉。

????看着母亲残缺的肢体,还有她嗷嗷待哺的弟弟和妹妹,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挣取足够的钱来维系这个残缺的家,于是,她背起了行囊只身一人来到了她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

????在她的同乡杨诺的帮助下,才好不容易在这家酒吧安顿了下来。

????她告诉我说,她原本是一个好女孩,一个非常善良而又清洁的小姑娘。

????可是就在她刚进来不久的那天晚上,这里的总经理吴天,改变了她的一生。

????她说她永远不会忘记这样一个日子,一个很痛苦,而又给她的人格带来巨大嬗变的日子。

????那天,她来到了总经理的房间……

????“李小姐,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姐”吴天把目光锁定在她的脸上,眯缝着她的细眼说:“我真的很喜欢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这……这……”李彤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她的脸上有一种忐忑不安而又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笑嘻嘻地边说边搂住了她的腰,同时将喷着酒气的嘴贴到了她的脸上。

????“经理……别……别这样行吗?”李彤又急又羞,泪水盈满了她的双眼。

????“你不是很喜欢钱吗?我可以给你大把大把的票子,保你一辈子也花不完”他摇头晃脑地说着,低三下四地又朝她胸前的敏感部位摸去。

????她猛地推开他的手,觉得自己脸在发烧,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真没有想到,在我们这个地方干活,还有这样正经的人呢?”他露出一副万般无奈的神态。

????“其实,我们做小姐的也并不是每一个都出卖自己的r体”

????“好……好……”他忙堆着笑脸:“今天算我不对行了吧……那坐下来陪我喝一杯咖啡总能可以吧?”

????他为她煮了两杯热咖啡端了上来。他们天南地北地闲侃着,不知不觉中,一杯咖啡就进肚了,慢慢地,她感到自己头重眼沉起来,最后,她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睡去了……

????当她从模糊中醒来时,倏地一惊,便不由地尖声大叫起来。

????吴天赤ll地躺在了他的眼前,霎时间,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玷污了她清洁的灵魂,从此她的思想就开始变的极度空虚,整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厮混在一起,而且是越陷越深。

????哎,人哪有时就是这样:

????一步走错步步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

????第28章 意外的车祸

????天空中一片灰暗,没有丝毫的阳光。

????大街上,一个个行走的人们,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脸,我知道在他们的心里也一定会像蜜一样甜,而我呢——

????我坐在了一家商店门前的台阶上,想起来这一年多这些难以启齿的遭遇,想着那不可预知的前景,我禁不住啜泣起来。

????泪水落在我的颊上、唇上……

????我站起身,拖着如千斤重的腿,望着眼前这扑朔迷离的世界,我真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

????在我脚下的,仿佛不是路,而是一片布满荆棘的荒野,我不敢踏上去,然而,我又不得不踏上去因为叛逆的我;已找不到温暖的家。

????到现在我才明白,现实和梦想,其实是两码事,我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梦,然而生活却不是梦。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我真的不该过早地去启动出发的帆,因为我还需要一个成熟的季节……

????这又要到新年了。

????我感到全身的血y都在涌动着,同时也感到一种,人生的悲壮。这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我的父母。在这应该团聚的日子里,作为儿子而不能在父母的身边,我感到深深的内疚。

????是啊,我是多么自私啊,为了自己所谓的尊言,一时负气便离家出走,爱子女的父母不知道会有多么焦急,多么伤心。

????泪眼朦胧中,我已经看到了那深深的皱纹已经爬上了爸爸妈妈的眉梢。

????“嗒、嗒、嗒”我又一次拔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并鼓足勇气对自己说,这一次,我一定给我的爸爸妈妈的说话,因为好几次,我都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每当听到父母、还妹妹那亲切的话,可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对不起,你拔的电话是空号,请查正后再拔”然而,这一次电话的那端却传来了这样的话。

????“怎么会是空号呢?”我听见我的心在跟自己说话,一种无言的难受涌向了我的心间。

????“我的父母现在怎么了?”我感到我的心脏在剧烈的博动,随时都有一种晕过去的感觉,但我不想回家。

????我用手掌揩去满脸的泪水,没有知觉地走着……

????“哐啷”一声,传入了我的耳膜,随声望去,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已撞在对面的石蹲上,我知道我又闯大祸了。

????“你……狗眼长到什么地方了”一个凶猛的男士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大伯,实在对不起,都怪我只顾走自己的路,没有看清你的车……原谅我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值几个钱,我让你陪我的车”

????“可……可……”我觉得说什么都显得是那样的无力。

????“咦,这不是我的老同学吗……我怎么没有看清呢?”从车里走出来了一个窈宨的女孩,她喜出望外地说。

????我突然被她的话惊呆了,连她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是老同学呢?

????“怎么样?没有伤着你吧?”她露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我弄不明白话题的来龙去脉,就像渺茫的田野里突然飞来一只小鸟,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到那里去。

????“呃……”我有些哑口无言了。

????“爸,我看还是算了吧,他也不是故意的”她回过头去,又劝她的爸爸。

????“哎,今天算你小子命好,如果换是别人……”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我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爸……”女孩阻止着她的父亲,然后又对我:“我爸……他就这脾气,你千万别介意”

????“那……你的车……”我没有把那种过激的反应表现在脸上。

????“没关系的,我们自己修一下就可以了”女孩笑了笑说,象一朵百合花,那么清洁、那么烂漫。

????“那……太谢谢你们了”我尴尬地笑了笑,由衷的宽慰和舒心。

????“没什么的”她的嗓音是那么的清甜,直直地往我的胸腔里浸润。

????我一下子看清了她的脸庞,是那样的清秀、内敛,端庄中暗藏着机锋。齐肩的短发,匀称的身段,穿着丝绒套衫。

????望着她那双挂着含蓄笑意的眼睛,我看不出她的内心世界,只是在我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她究竟为什么要这样。

????也许……也许只是也许。

????她就这样去了,一句话也没有为我留下,甚至连一个让我来报答她的表示都没有。谁能来列出一个方程式,去解开一个姑娘的内心世界?

????也许,在这充满喜怒哀乐的人世间,有些人做事,从来都不需要别人来报答的……。

????但慢慢地却让我体会到了她的话,她说我是他的同学,是想让她的爸爸对我网开一面,不对我做过多的责骂。

????因为这件事,我的心里总是很内疚,总想找到她来好好地报答一下她,哪怕让我对她说句深表歉意的话,可茫茫人海中,让我到那里去找她。

????哎,也许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事情都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发生的,许多人和事在你对其有所感触前,就已经成为了痛苦的回忆。

????但愿老天能给我一次机会,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能让我再一次看到姑娘那张清纯善良的笑脸。

????世上有许多离奇的故事,都是因为这个世上有太多太多的巧合……

????“嗳,出租车,出租车……停下……停下……”随着我的一声叫喊,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停到了我的身旁。

????“你是……上车吗?”一个姑娘从半打开的玻璃门孔里控出她的半个头来。

????“是的,我要去一下市中区”我慌慌张张地挤到了车子里面。

????“是你……怎么会这样呢”我的心不尽一颤。很早我就见我上次因我撞车的那个女孩,想见到她之后来好好地报答一下她,没想到我真的又见到了她。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能让我在这样一个茫茫人海中见到她,也许这一切都是老天的特意安排吧!

????“是啊,我也觉得太巧了,也许这与我干这个特殊的职业有关吧?”她笑着。

????“你是开出租车的?”我并没有为这件事感到振惊。

????“嗯”她点点头:“我已经干这样的工作有一年多了”

????“哦”我关怀地:“干这样的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也不是太辛苦”她笑了笑,又接着说:“那……你是来这儿干什么的?”

????“我……”我吱拗着:“打工!”

????“那工作也是挺好的,至少可以见势一下外面的世界”

????“嗯……”我有些难为情地:“嗯……其实还不如在家风平浪静地活着”

????“难道说你现在的生活不好吗?”她缓缓地放慢了车速,好像一下子变化了许多,变得深沉,忧郁,还有一种少女的矜持。

????“不……我生活挺好的”我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出格,便急忙向她解释说。

????她没有说话,只是又缓缓地加快了车速。

????“谢谢你上次对我那么好,让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来感谢你”我望着她耳边的发际,又接着说:“你知道吗?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祈祷上帝,哪怕能让我再见你一回,哪怕是我让我对你说句谢谢的话,也已经知足了,没想到我的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

????“其实那也并没有什么,只是因为我不想欠别人的太多”

????我无言,因为实在不明白她是在说什么。

????“我们交个朋友可以吗?”她笑着,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

????“怎么不可以呢,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王慧茹”她爽朗地回答着。

????“嗯,这名字挺不错,就像你一样聪明可爱”我望着她发亮的眼睛点点头,心里好一阵激动,我知道我又遇到了一位很好的知音。我觉得她的言谈举止是那样的深刻和富有见识,尽管我们见面才两次,可她却给我的是一种无限的信赖……

????就这样,在我生命的历程中,我又多了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

????她的父亲叫王有朝,是报社的主编,从事文学创作已经很多年了。

????每次她都想让去见见他的父亲,说也许她的父亲能在文学上给我一定的帮助。

????虽然她的父亲对我的印象一直不是太好,但我还是决定要见他,因为我不想失去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这对我的整个生命实在是太重要了。

????一天,她兴高采烈地跑到了我工作的地方,说:“今天有时间吗?”

????“什么事?这么急”我问。

????“我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她的小嘴微微一扬,像一朵盛开的喇叭花:“不过……你先到我家一趟,我才能告诉你”

????“那……好吧”我犹豫着,我觉得我的脸皮一下子变的特别厚。

????的确让感到很意外,她的父亲失去了往日的气派,一下子变的和霭可亲了。

????“快……快……进来坐下她的父亲大老远看到我就往屋里让。

????“谢谢您,王伯伯”我像一只可爱的小猪。

????“嗳……还客气什么呢”他笑嘻嘻地然后又招呼他的女儿:“小茹,快去给你同学倒杯水”

????“好的,爸”她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剑步一样冲向了内屋。

????“哎,现在坏人也的确是太逍遥法外了”他的父亲上下打量着我:“听我女儿说,要不是你,他的小命就没了,看来我真得要感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宝贝女儿”

????“我……我……”我被他莫名其妙的话问的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头脑,吱吱唔唔地,显得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

????“爸,闫朝,快喝水”慧茹机敏地朝我们走了过来,背着她的爸爸向我做了一个鬼脸,好像是在掩饰我心中的不安。

????“嗳,闫朝你不是也挺喜欢写作吗?我爸是这里小有名气的作家,如果你在写作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也可以去请教一下他”慧茹朝我兴高采烈地。

????“哦,真没想到,王伯伯还是一个大作家呢”

????“嗳,哪里,哪里,大作家谈不上,可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爱好”他谦虚地,然后又心平气和地:“你也喜欢写作?”

????“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的理想一直就是当一个作家”我的样子有些失落:“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象做梦一样”

????“其实搞写作也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中国有那么多的作家,能搞出名堂来的毕竟是雪泥鸿爪……但有些时候,我们写作,并不只是为了成名成家,而图的是我们的精神上的消遣”

????“我也是这样”我的声音拉的很低,虽然在我的心中还是渴望那种轰轰烈烈。

????“以前投过稿吗?”他又接着问道。

????“没……有”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撒谎,如果有,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怎么没有,在我们学校的时候,你还得过一次大奖呢”慧茹一本正经地:“你写的那篇文章叫什么来着,哦……我想起来了,叫《我爱你,爸爸那双长满老茧的手》”

????她说得像真的一样,让我的心也为之颤抖了。

????“行,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来帮助的话,尽管向我提”她很像是在鼓励。

????“那太谢谢您了,王伯伯”

????是他的一蕃话,让我好像在遥远的天空中看到了一颗璀璨的星,又好像在黑暗的大海上见到了一束火炬,从此让迷惘的双眼仿佛有了一丝光亮……

????“谢谢你,给我创造了一个去你家的机会”我意味深长地:“我不知道我能否看到前方光辉的明天,如果真得会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好好地来谢谢你”

????“没有必要来谢我,我只希望你能知道我对你的好也就可以了”她笑了笑,又接着说:“你没少让我动了脑子”

????“这一点,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已经感觉到了,所以我一直都想好好地来报答你”

????“其实,我们之所以会有今天,我觉得我们应该来好好地感谢一个人”她把声音拉行很长。

????“谁……”我莫名其妙地。

????“现在我不想告诉你”她又恢复了笑脸,好像朵鲜艳的花儿。

????我也没有多问。

????望着前方的柏油公路,我只知道,在文学上我遇到救星了。

????这几天以来,我就觉得我的心情是特别的舒畅,还有那种无比的开心。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窗子,向窗外望去。

????外面月色迷朦,浩翰无边。

????那高速飞驰在公路上的小汽车,象月光下的甲壳虫,雪亮的光柱,顺着平坦的马路向前延伸……

????第29章 遭遇同性恋

????很早我都有这样的想法,把我所挣到的工钱,大部分都邮到我的家里去,可我……

????就像今天这样——

????留够我和杨诺的房租(因为我们不想在酒店过那样一种喧嚣的生活,就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和我个人的生活费用,正准备把余下的钱以传寄的形式汇到我的家里去,可李彤又来了。

????“闫朝,再借给我一千元钱行吗?”她的眼睛里流露着一种祈求的神情:“我弟弟上学急等着用钱”

????“那……”我稍加思索了一下说:“一千元够吗?”

????“先借你一千吧,我这里还有点”

????“如果不够的话,你尽管提,我会力所能及地来帮你的”我幸福地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她望着我,她的眼神是那样的让人难以理解,慌惑,不安,还有歉意。

????“没什么的,反正留着钱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她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来借我的钱了。

????但每次我都没有让她失望过,因为我害怕看到那种可怜的眼睛。

????也许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像我一样,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借给一个他并不太十分熟悉的朋友。

????虽然她总是被别人看的很烂,甚至还有人把她说的一文不值,可我还是愿意帮她。

????这种愿意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哎,谁让我是一个男人呢……

????“闫朝,你对李彤这个人的感觉怎么样?”杨诺好像打趣地问我。

????“嗯,一般”我很镇定地:“她在我的心目中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

????“嘻、嘻”他诡秘地笑了笑,又绕着弯子说:“什么不错?什么一般?你不觉得你说的这话有点矛盾吗?”

????“怎么个矛盾法?我倒不觉得啊”

????“是不是对她动真格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那样容易动感情的人吗?”我的脸上有些潮红。

????“其实你不用来骗我,如果你不爱她,为什么要对她付出那么多”

????“不就是借给她一些钱吗?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同事朋友之间不都应该相互帮助一下嘛”

????“好,那我借你一些钱可以吗?”

????“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真的”他看上去有些伤感:“我家里也挺困难的”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让我现在上哪里给你弄钱去?”我露出一副难堪的样子,如果我真的还有钱,我也一定会解囊相助的,因为我害怕那种是是非非的谣言。

????“看!被我说中了吧”他让人难以费解地笑着:“你以为我真的给你借钱”

????“你呀,真会耍滑头”

????他笑了笑“可……作为朋友,我只想告诉你,像她那种肮脏的女人是不适合于你……你渴望娶一个跟许多男人上过床的妻子吗?”

????“没有必要把别人想像的那么坏”我露出一副十分不悦的脸:“幸亏你们还是同乡呢”

????“我这也是用事实说话吗”

????“但愿你所谓的事实不会成为一种伤害”

????“像她那样的人连羞辱都不知道,难道还知道什么叫做伤害吗”她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如果良心能够发现,但愿她不会去伤害你……你知道吗?我们的总经理也以她也情有独衷,而且她也一直很喜欢他”

????“这关我什么事?你不要太多疑好不好?”

????“好、好、好”他好像一下子看透了我的心绪,又忙表歉意地说:“是我的不对这总该行了吧”

????“有自知知明,那当然更好”我粲然一笑。

????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我和杨诺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他总爱和我睡在同一个方向,他常常不是把我搂的很紧,让我喘不过气来,就是对我的身体做全方位的抚摸,让心中生厌。虽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开口拒绝他的每一个请求,还有他那每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动作,因为我怕伤害他的自尊。

????“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变得越来越喜欢你了”他神秘兮兮的笑着,又把他的手掌慢慢地滑向了我的生殖器:“特别是这儿,又丰满、又圆润,最勾人心魄了”

????“你呀,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他常常这样,我也有习以为常了。

????“真的,我也爱你,像其她的女孩一样”他有些磨不开,而又无可奈何地:“喊我一声小妹,吻吻我好吗?”

????“你觉得你恶不恶心?”我有些不耐烦了。还没有等我回过气来,他突然一下子狠狠地吻到我的嘴上,让我好一阵子喘不过气来。

????“神经病吗!你?”我猛地一下推开他,接着是一阵呕吐。

????“哦,对不起,有些时候,我真的难以来控制我自己”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看,你的精神的确有病”

????“也许吧!”他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

????“我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怪怪的”

????“什么了别说了好吗?”他的样子有些慌乱:“是我太激动了”

????“这也没什么,我并没有恨你呀……快睡吧,不过以后别这样对我好不好,我真的很不适应”

????“嗯”他扑朔迷离地睡去。

????然而,我却不知道,我是不是也该一睡到天亮。

????桔黄色的灯光象一张充满柔情的网,洁白色的墙壁上,一只楔形的木质吊钟在“嘀嗒、啼嗒”地走着。

????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的道理,做什么事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哎,也许人生有些事,你永远也明白不了,而且你永远也不需明白……

????“闫朝,离开那个酒店,到我们的公司来工作好吗?而且每个月的工资也和你现在的差不多”王慧茹的脸色很难看。

????“我……我……反正在哪儿都一样,我现在也基本上适应了这儿的工作,我……我……真的不想离开”其实,很早我就想离开这个让人生厌的地方,可我又不想,总觉得有一种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

????“是不是舍不得离开那儿?”她严厉的让我不敢再看她的脸。

????我知道我没有理由给她来解释这些,所以只好来选择沉默。

????“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她看了我很久,被风鼓起的大衣下的她显得越发的纤细,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从那一件事以后,我爸怕我开租车太危险,所以因为你我失去了我自己最心爱的工作,还有,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分明是你挡了我们的车子,可我编出慌言来骗我的爸爸,才让你走开,因为那件事,我爸一直埋怨我了好多天”

????“我听你的还不行吗?”我觉得自己好像要涕泪交流,我深深地知道她已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我前途路上的一颗启明星。

????“嘿、嘿”她突然改变了脸色:“你以为我真的让你到我们公司上班,我统一,别人还不同意呢”

????“你呀……我真拿你没有办法”

????“不过……我还想来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真的想对我好,我只希望你不要骗我”

????“我什么时候用慌言来欺骗你啦,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但愿……”她用深沉的眼神仰望着浩瀚的天空:“我听到的一切传闻都是假的”

????啊!我的心为之一颤,潮水已在我的视线里一跃一跃地涌来。

????老天!到底是谁为我制造了传闻,

????是谁……

????然而,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人生有许多想不起来的事都会发生。

????这天,我们像往常一样,我和杨诺静静地躺在床上。

????“闫朝”他喊我的名字比往常有些伤感:“你说……什么样的人一辈子也尝不到那种人世间甜蜜的爱情?”

????“这……这让我怎么回答你呢?”我犹豫地笑了一下:“其实现实一点说吧,假若一个男人吧,他要么很有钱财,要么很帅气,就很容易尝到那种甜蜜爱情的滋味,反过来说,就好比我吧,即没有钱财,长的又不好看,就很难得到幸福的爱情”

????“嘻……”他笑了一下,没有接着继续再问,就转移了话题:“那你有过迷恋过对方的感受吗?”

????“嗯……有过啊,但不像书本上描写的那样强烈”我又反问道:“那你呢?我怎么发现你怎么对女孩子表现的很冷血啊?”

????“有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