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管佩轻轻叹息:“没事,就是回来看看你和我爸,想你们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说自己是回来拿户口本的,虽然那天他妈妈是吐口让他们结婚了,可他妈不喜欢代玉是事实。

????今天本来就是因为上火急成这样,万一呢。

????陈文清不信,自己的儿子说有事回来,那就肯定有事。

????“那医生不是开药了吗,你拿给我吃一粒。”吃了药就不怕一会儿管佩说什么自己顶不住了。

????管佩听话的从药瓶子里面倒出来一片药,应该是最小规格的那种药片,白色的,装在瓶盖里递给他妈,左手端着水递过去,都没接。

????“这么点的药片还喝什么水,直接就吞了,造这个药的厂家可能也知道是急救药,来不及喝水,所以才造得这么小吧?”

????把药瓶盖子递回去给管佩,看着他盖好盖子,眼睛落在管佩的左手无名指上,哪里戴着一枚戒子,和代玉戴的那枚是同一个款式,不同的是好像大一点。

????“我儿子这手天生就是拿来打球的。”

????管佩心里咯噔一下,发现他妈看着他的左手,就缩了一下,“妈,我把这个药放在你包包最外面的一层,你记得到时候按时吃药。”

????“要不再躺一会儿吧,现在回去外面也热。”管一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耐心过。

????刚才真的是吓死他了,以前家里的大事情都是他说了算,他一向霸道惯了,刚才陈文清那一倒,他就想啊,这人要真出个什么问题,他跟谁霸道去?

????老婆是他自己选的,喜欢了这么多年,从爱情奔到了亲情,已经是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真没了,他也不能再找,一把年纪了,到时候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还指望着自己老了动不了的哪天,陈文清能照顾他一二呢。

????指望儿子,儿子以后还有自己的老婆孩子要照顾,就不要给孩子添麻烦了,最后能照顾你的贴心人永远都只会是你的老婆才对。

????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对陈文清好点再好点,暴躁的脾气要改,说话的方式也要改,要多顺着她点......

????“你妈要是觉得我去看她的时间太少了,以后我每个月多去几次,多给些钱,她愿意给谁就给谁.....”

????管一平不说话还好,一说让陈文清来气。

????她今天生气的是这个?

????要给管佩外婆拿多少钱她自己不能拿?她拿了你管一平能知道?这个是钱的事儿吗?

????就说她这次花在陈文丽身上的钱吧,她一点都不计较,自己悄悄的花了大价钱请对私家侦探,还不能和人说,做了这么多事儿,完了人家当你是看笑话的。

????亲姐妹这么多年,一点都不了解她的为人。

????亲妈和亲姐一个德行。

????算了,还是先出院回去吧,她这心脏病住院也没有用,回去好好养着。

????回去就回去呗,现在你说了算。

????因为得了心脏病,恭喜你荣升为家里最有话语权的人。

????管佩胃里难受,早上午饭都没吃,刚才被他妈一吓,饿过去了,这会儿饿劲儿又起来,想起来他妈也没吃饭,打包的那些全部掉路上了刚才。

????到了小区附近,因为是大的生活小区,吃的比较多,一排一排的。

????“爸,你先和我爸回去,我买点吃点回去,都没吃饭。”

????陈文琴想起来了,自己儿子一大早回来忙到现在也没吃饭,就为这个事儿怎么看管一平都不顺眼起来。

????“你说要不是想给你哥打电话,我能走?一桌子的菜都浪费了。”钱花了,没享受到。

????管一平只有点头的份,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陪着陈文清回去,给家里的空调一开,凉爽起来。

????“一会儿管佩回来,他要说什么事儿了,我要是撑不住,你帮我撑着点。”陈文清给管一平打预防针。

????“要不我先问问他,要是觉得你不能听,干脆就别让他说了。”

????管佩提着东西回来,一身的汗水。

????“赶紧先去换一身衣服,看把你热得。”

????管佩将体恤额下摆撩起来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不太在意换不换衣服的事情,打球的时候天天都是汗流浃背,他已经习惯了。

????“到底今天回来是什么事儿啊?”陈文清性子急,能忍着这一路没有问已经是极限了,目光再一次落在管佩的左手无名指上。

????管佩想这事儿吧,早晚得说。

????看了看自己爸爸,他爸对着他摇头,有什么事情就非得今天再说,找个你妈心情好的时候说行不行,做儿子的不能什么都光想着自己。

????你妈是生你养你的人,你自己看着办。

????管佩想,那就还是放一放吧,先吃饭。

????“妈,我饿得很,你先让我吃饭,我们都先吃饭,中午不都没吃吗?”

????将打包盒子一个一个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又去厨房拿了碗筷来摆上,才又去扶着他妈妈的肩膀让人坐下。

????管佩大口的吃了两口饭,脑子里分析自己现在的状况,和他妈现在的状况,一抬头看见他妈和他爸都没吃,他嘴里包着食物,鼓着腮帮子,费劲儿咽了两下,成功的把自己给噎着了。

????陈文清端着杯子递过去水:“慢慢吃,又没有人和你抢,都是你爸的错。”

????管一平;“.......”他这是又错在哪里了?

????喝了两大口水,锤着月匈口才把嘴里的食物全部给顺下去。

????“你这次回来是拿户口本的吧?”

????管佩干脆就放下了筷子,紧张的看着他妈妈,就怕她心里上一堵,有个什么好防备的。

????他是没说,可他妈妈是谁啊,火眼金睛,随便那么一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

????管一平见儿子不说话,得,就知道这事情八九不离十了,小子是真的回来拿户口本,要登记结婚啊。

????也是担心的看着陈文清。

????哪天答应是答应,可今天不是哪天,也是怕万一。

????“妈,你要是不同意,这个事儿我也能再放一放。”妈妈只有一个,要是给气出来个好歹来,他这婚同样的也结不成的。

????“管一平你去把户口本给管佩拿过来。”陈文清反应出奇的平静,她看到管佩手上的戒子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了,两个孩子走到现在,她当妈的能阻止什么?

????这都是命啊,代玉就是她儿子命定的那个人。

????前几天她松口了,就没有打算反水。

????父子两个都松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陈文清要怎么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