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假传圣旨!

????和肖嫣儿分开的楚凌并没有去博宁王府或别的什么地方而是直接去了惠和郡主府。

????惠和郡主已经将近六十了,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端庄的老太太。她早年丧夫独自一人将独子抚养长大。但是因为她的性子跟儿子也并不亲近,倒是对嫡孙十分宠爱。为了嫡孙样样都要最好的,只是三年前杨家小姐的出逃让惠和郡主大受打击,性子变得更加生人勿进了。最后终究还是给孙儿重新选了一个家世门第都相匹配的姑娘作罢,只是惠和郡主府对杨家却是十分的看不顺眼了。

????楚凌这几年与这位郡主也没有什么交情,不过永嘉帝对这位郡主倒是十分照顾。楚凌觉得她大概有些明白自己父皇的心思。惠和郡主虽然性格不讨喜,但是比起那些各种给他添堵的朝臣和皇亲来说却已经很好了。至少惠和郡主脾气再大也不至于当着皇帝的面发作,反正也麻烦不到永嘉帝身上。

????楚凌进去的时候惠和郡主正在佛堂里诵经,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楚凌竟然也不觉得意外,只是道:“都说公主胆识非凡,看来果然不是虚言。”

????楚凌笑道:“郡主谬赞了,冒昧来访打扰了郡主清静还请郡主见谅。”惠和郡主站起身来,有些奇怪地打量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道:“你就不怕这是一个引你来自投罗网的陷阱么?”

????楚凌耸耸肩道:“有什么是我和父皇给不了郡主而南康郡王能给的么?”

????惠和郡主沉默了半晌,方才道:“你说得对。”

????然后又冷笑一声道:“南康郡王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不知道远着几千里的旁支远亲,仗着祖上识趣传了个郡王的爵位,也敢肖想皇位。还一副对本郡主恭敬有礼的模样,装模作样说要厚待皇室宗亲。我呸!他装了十几年如今竟然跟貊族人合作,好不容易出头了会厚待我们这些皇室宗亲?当本郡主傻么?”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惠和郡主,“郡主和南康郡王有过节?”都说郡主性子冷傲,现在看着怎么像是个暴脾气啊。

????惠和郡主冷声道:“与貊族人有亲的人,都与本郡主有过节。”楚凌点点头,她记得惠和郡主原本有一个弟弟当年是死在了貊族人的手中的。惠和郡主引着楚凌走进了另一边的花厅坐下,方才看着楚凌道:“老身倒是没有想到,公主会这么快找来。”楚凌笑道:“先前还要多谢郡主费心送霓裳出城呢,若非如此只怕我们得到消息还要晚上一些时候。”

????“玉家那个丫头啊,没什么…我与她祖母也有几分交情,总不能当真见死不救。”惠和郡主道:“如今整个皇宫都在南康郡王手里,不是公主有什么打算?”楚凌看向惠和郡主道:“今日冒昧来访,本就是有事要请郡主帮忙。还望郡主能够出手相助。”

????惠和郡主点点头道:“你说说看。”

????楚凌道:“听说南康郡王的王妃和女儿也在平京城中?”惠和郡主蹙眉道:“公主想要用他的妻女要挟他?这只怕是不成,南康郡王既然有此狼子野心又怎么会为了妻女放弃?以他的性子只怕就算公主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妻女,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楚凌笑道:“郡主多虑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惠和郡主不解,“那公主是什么意思?”

????楚凌道:“郡主不觉得奇怪么?如今局势未定南康郡王为什么要将王妃和女儿一起带到京城来?他是笃定了自己十拿九稳一定能登上皇位,想要妻子女儿一起共襄盛举?还是有什么别的用处?”

????“这……”惠和郡主皱眉,她当然不会觉得是第一个,“或许是为了拉拢各家女眷?”这个时候就带着妻女入京确实有些奇怪,但是也说不定南康郡王就是喜欢带着妻子在身边呢。

????“那南康王妃有出面拉拢平京的女眷么?”楚凌问道。

????惠和郡主沉默不语,如今平京的权贵们人心惶惶人还有心情出门应酬?

????楚凌浅笑道:“我希望郡主能帮我在南康王妃面前递给消息,就说…南康郡王有意与北晋联姻,想要将郡主嫁给北晋大皇子。当然,如果能够完全不着痕迹地让王妃知道这个消息就更好了。”

????“貊族大皇子?公主哪里来的消息?”拓跋梁的两个弟子几年前一死一伤即便是远在平京的他们也是知道的。楚凌浅笑道:“这个么…随便说说的。不过南康郡王这个时候将妻子带来便罢了,还将一个刚刚及笄的姑娘待在身边,总不至于真的是为了让姑娘家长长见识吧?我说他是想要与貊族大皇子和亲已经是比较客气的说话了。郡主觉得呢?”

????惠和郡主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公主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是想要离间南康郡王和王妃夫妻么?南康王妃可没有公主这么大的本事,就算是南康郡王想要将女儿送人,她也没有法子。”楚凌道:“都说为母则强,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之喜呢。就算没有…咱们也不吃亏啊。不过还请郡主小心行事,莫要危及自己安危。”

????惠和郡主轻哼一声道:“公主的要求,老身知道了。这平京皇城…老身毕竟住了快二十年了,大事情替公主办不了,办点小事却还是不难的。”

????楚凌俨然一笑,“那就多谢郡主了。”

????第二天清晨,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南康郡王突然收到了一个令他十分震惊的消息,“启禀王爷,神佑公主回京了!”

????南康郡王猛然从床上翻身而起,怒道:“不是说了么?见到神佑公主立刻杀无赦!”

????跪倒在跟前的男子迟疑了一下,有些为难地道:“可是王爷…公主、公主是摆齐了依仗,带着人马大摇大摆地直接进城的。”那可是神佑公主,难道要他们当家刺杀皇帝最宠爱的公主么?更不用说,公主身边还有神佑军护驾,能不能杀得了还不好说。南康郡王脸色微沉,“神佑公主带了多少兵马入城?”

????男子道:“不到一千。”

????不到一千…听起来不多,但是也绝对不少。至少皇城里没有哪家府邸的守卫能有这么多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不能对神佑公主来硬的。

????“传旨…将神佑公主拿下!押入宫中来见本王。”南康郡王沉声道。

????男子道:“王爷,神佑公主一进城就直接回了公主府。另外…还派人递了折子说稍后会进宫给陛下请安。”南康郡王没好气地道:“那又如何,立刻派人传旨,夺了她公主之位,收回所有兵马,即刻押解入宫。既然她自己不知道死活自投罗网,就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是,王爷!”见南康郡王心意已决,男子也不敢再说什么连忙恭声告退了。

????另一边,阿忽鲁和田亦轩等人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听到消息大厅里有片刻的沉默,好一会儿阿忽鲁方才有些不可思议的道:“这位…神佑公主,竟然是如此莽撞的人么?”阿忽鲁在上京的时候是见过楚凌的,但是那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拓跋兴业亲传弟子的身份以及高强的武功身手上,所以对楚凌本人如何其实并不了解。后来神佑公主的身份暴露,以及最近又查出了靖北军和楚凌的关系,在阿忽鲁的眼中神佑公主必定是个相当狡猾的人。但是现在…这样呆着区区不到一千兵马就急急忙忙的回京,真的是神佑公主么?还是说,他们将神佑公主想得太过厉害了?

????田亦轩也不由得蹙眉道:“大人还是慎重一些的好,以下官对神佑公主的了解,她绝对不是冲动行事的人。”

????“那么田大人怎么看?”阿忽鲁问道。

????田亦轩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或许,神佑公主手里有什么底牌?”

????阿忽鲁沉默不语,他们原本以为即便是神佑公主回来了,也必然会暗地里入城查探,在想办法拉拢效忠于永嘉帝的人来反攻南康郡王。又或者等到大队勤王的兵马到来,直接攻城。却没有想到这位神佑公主竟然就这么慢直接带着人回来了,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只是单纯的出门了一趟现在正好回来一般。

????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阿忽鲁不会轻视楚凌,北晋在这个女人手中丢过脸付出过的代价都已经足够了。但他不知道,有时候过于重视对手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过于高估对手的实力,就容易让自己行事的时候变得犹犹豫豫畏缩不前。

????田亦轩道:“说到底,这也是天启人自己的事情。大人,不如咱们暂且先等等,看看神佑公主和南康郡王打算如何出招?”

????阿忽鲁微微眯眼,想了想还是点头道:“田大人说得不错,就按你的意思先看看南康郡王打算怎么办吧。”

????如今最害怕也最忌惮神佑公主的人绝不是他们!

????“大人。”门外一个护卫匆匆进来,道:“启禀大人,南康郡王派人去神佑公主府传旨了。”

????“哦?这么快?”阿忽鲁有些意外地挑眉道,侧首看向田亦轩道:“我还以为,南康郡王应当会跟神佑公主虚与委蛇一段时间呢,天启人不是最喜欢的就是跟人兜圈子么?”田亦轩笑道:“这只能说明,南康郡王当真是非常忌惮神佑公主了。”阿忽鲁笑道:“让一个公主吓成这样,这样的人竟然也想要谋夺皇位。这天启人可真有意识……”

????田亦轩摇摇头道:“南康郡王伏低做小了十几年,只怕他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真的胆子小还是假的胆子小了。不过……怕死应该是真的。大人先前的话,只怕还是吓到他了。”阿忽鲁想起南康郡王面对自己时一副毫不害怕神佑公主却又急于杀了神佑公主的模样,嗤笑了一声道:“死要面子!”

????田亦轩道:“不知道南康郡王打算怎么对付神佑公主,下官想去看看,不知大人……”

????阿忽鲁摆手道:“田大人去吧,本官就不去了。”

????田亦轩点点头,转起身来与阿忽鲁告辞之后便走了出去。

????神佑公主前脚才刚回府,后脚宫中的旨意就来了。原本因为主人和管事都不在,宁静的公主府倒是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奉命前来传旨的人坐在大厅里喝了两盏茶,却依然没有等到来接旨的神佑公主,不由有些不悦地道:“圣旨到了,公主为何还不出来接旨?”

????花厅里奉茶的侍女有些奇怪地看了那传旨的人一眼,道:“公主刚刚回来,难道不用梳洗休息一番?当初公主病着宫中使者前来探望传旨,公主抱病而出。陛下心疼公主,之后便下旨任何人都不大随意打扰公主。便是传旨,只要不是事关家国生死的急事也不可随意打扰公主。大人既是宫中传旨的,何以会不知?”

????这传旨的人本就是南康郡王的心腹,新近才跟着南康郡王入京的,谁知道永嘉帝竟然会下这种奇葩的旨意?

????在心中暗骂了一声永嘉帝果然纵容神佑公主肆意妄为,竟然连传旨的使者都还要等着她了。

????使者不悦地道:“陛下传召自然是有急事,难不成入京公主也病了不成?”

????侍女道:“公主贵体如何我等怎么会知道,大人若是等不得,自便就是了。”

????“你们!”

????侍女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便拿着托盘一溜烟退出了花厅。

????那传旨的人不由大怒,这神佑公主府的人未免太目中无人了,竟然连圣旨都不放在眼里!当下便站起身走出了门外,带着人一路往神佑公主府后院而去。

????刚走到后院入口,一行人就被几把寒光熠熠的刀拦住了去路,“站住!公主府后院,岂容尔等擅闯!”

????传旨的使者将手中明黄的绢帛往跟前一送,道:“圣旨到,请神佑公主出来接旨!”

????“退出去!”领头的侍卫却并不将他放在心里,手中的刀也半点没有偏移的意思。显然如果他敢再上前一步,他们的刀也绝不会客气的。

????“你们好大的胆子!”

????眼看着双方人马就要冲突起来,一个有些冷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什么事情吵吵闹闹的?”

????“公主!”众侍卫连忙躬身见礼。

????那传旨的使者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漫步走了出来。却见那女子一袭红衣身形窈窕纤丽,一头青丝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间缀着一直宝石珊瑚发簪,发簪上珊瑚红的流苏轻轻摇曳着,都行动间摇曳生姿令人心折。

????只是…使者有些心中有一丝淡淡地失望,那女子面上覆着一面红色的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眸。但是只被那双眼眸一看,也让人忍不住有些心神晃动。

????传言,神佑公主有平京第一美人之称,如今一件果真是名不虚传。

????即便只看到一双眼睛,也是让人觉得勾魂摄魄啊。

????“你是何人?”神佑公主看向来人淡淡问道。

????那使者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连忙道:“圣旨到,请公主接旨。”

????神佑公主微微挑眉,看着他道:“圣旨么?宣吧。”

????使者皱眉,沉声道:“请公主,跪下接旨!”

????神佑公主冷笑一声,“你是哪来的毛贼,也敢假传圣旨!拿下!”

????使者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变化就直接眼前一晃,两个护卫已经到了他跟前一左一右抓向了他的胳膊。跟在他身后的人自然不肯让他们得逞,当下拔出刀便朝着人砍了过去。眼看着双方就要打起来了,跟在神佑公主身边的一个蓝衣少女也跟着飞快闪到了那使者跟前。对他展颜一笑使者只觉得浑身一软就要往地上倒去,同时手中却是一空,明黄的绢帛已经到了那少女手中。

????那少女拿到绢帛立刻回到了神佑公主身边,“公主,圣旨。”

????神佑公主伸手接过圣旨,对那少女笑道:“做得很好,还是嫣儿厉害。”

????“你!神佑公主,你好大的胆子!”使者指着神佑公主高声怒斥道。

????神佑公主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方才低头打开手中明黄的绢帛扫了一遍冷笑道:“我好大的胆子,没有假传圣旨的阁下胆子大吧?”

????假传圣旨?那人不由得有些心虚,但是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这绝对是真正的圣旨,上面印着皇帝的玉玺印记呢。至于印记是不是永嘉帝自愿盖上去的,谁在乎?

????“公主以为心口胡言就能掩盖你的罪行么?”

????神佑公主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淡淡吩咐道:“拿下。”

????“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