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奇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专注而不容易被干扰的人,直到确定了可以回家的消息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灵魂之火会突然变得癫狂、兴奋,他的思绪会突然从眼前的事物上展翅高飞,冲入不可预知的宇宙之巅。他总会突然笑出声来,这不管对于一个皇帝还是对于一个魔鬼,都会让别人感到惊惧。

????所以他先回了一趟地狱,与自己另一半灵魂汇合,从沉稳中汲取力量,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等他认为自己做好准备时才返回永黎大陆,直接传送回铁王座大厅。这个时候,钱镜已经在皇宫中等着他了。

????还有山姆詹吉。

????“皇帝陛下的安全和生活就交给你了,你的使命只有一个:让他平安回来。”夏妮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给山姆说这句话了,也就是山姆这种极具耐性的人才会不厌其烦,每次都用同样郑重和坚定的语气答应下来:“遵命,皇后陛下,我一定完成任务。”

????费奇看着这一幕,听到夏妮对山姆的嘱托,突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或许是近乡情怯让他重新拿回了普通人的脆弱和理解,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错误。他默默走到夏妮身边,在众人面前主动拉起她的手。

????“钱镜,这次去,还能加一个人吗”费奇看着夏妮,问道:“愿意陪我走一遭吗”

????“我能去吗我要是去了,这段时间谁来照看帝国”

????“我在,帝国就在;我不在,你们谁都无法照看帝国,也不需要照看它,就让它随我而死,一如整个世界一样。我是皇帝,你是皇后,在这个时候,只有愿不愿,没有能不能”费奇对夏妮说道:“对不起,我答应过要带你在身边的,我不应该说话不算。而且更重要的理由是,我想与你一起去。”

????“那我就跟着。”夏妮点点头,她的声音里已经充满了幸福和喜悦。

????费奇一甩袖子,哈哈大笑两声,只觉得现在才真正放松、真正痛快,才有了可以回家看看的好心情。“我不在的时候,让埃迪肩负起政务大臣的职责,好好处理国事。地狱骑士团保持战斗警戒,我不会离开多久的。”

????为新增的乘客支付车钱,钱镜便让皇帝和皇后陛下,以及更加紧张的山姆一同站在白旗的旗杆下。随着他在空气中指指点点,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他们面前。

????白旗摇曳,落下乳白色的屏障,带着他们进入空间通道,黑色的通道内是群星闪耀的景象。费奇睁大眼睛打量四周,他想要一探究竟,可白旗形成的屏障挡住了他的魔法,也就无法对外探知。或许用上蛮力,他也能击破屏障,进入这片璀璨星空。可那完全没有必要。

????十分钟的通行后,传送通道便走完了,他们重新脚踏实地。费奇看看四周,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发现自己正在渔港城机场的入关通道前面,贵宾快速通道的服务人员洋溢着热情的微笑,正在礼貌地招手,示意他们跟自己进入房间。

????“只是安全方面的检查。两个世界的规则不同,很容易引起身体上的不适。我是白旗的员工,有白旗的规则保护,也能照顾到你们。但是你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仍然存在危险。上一次就有东西溜了进来,造成了很大的麻烦。”钱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三个圆形的铁片,其中一面似乎有粘性。“这个是专门的语言翻译器,贴在耳朵后面,你们就能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也能看懂文字并正常与他们交谈。这东西很贵,同时也属于非流通的技术,所以我只能现在给你们,并在你们回去之前收回。”

????“戴上吧,我用不着。”费奇摆摆手,说道:“我本来就会说,而且契约魔的能力也包括语言掌握。”

????“嗯,这个能力相当方便。”钱镜将两个贴片分别给夏妮和山姆,等他们戴上后测试了一下,确定两个人都已经可以正常交流。费奇微微一笑,不知不觉间更换了自己的语言。他很久没有用自己的母语了,而母语就是不管怎么更换身体,最多变的有些笨拙,但绝对不会忘记,总是会带来感动的那门语言。

????进入房间之后,里面并没有神经兮兮的警卫人员,只有三个工作人员站在摆放了三个箱子的桌子后面,微笑地欢迎他们来这里做客。“诸位进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扫描,箱子里面根据各位的身材准备了便于融入本地环境的衣服。同时,里面还有身份证明、本地的货币、通讯工具和旅游手册,有任何问题都可以使用通讯工具,拨打6688555555nll,我们一直在接听,我们一直在服务。”

????夏妮和山姆两个人竖起耳朵听着,而费奇则心不在焉。他本来就在这个世界生活过,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就算是记忆有所缺失,他的身份也是皇帝,该由山姆来处理日常的事情。而且他相信,这次旅行肯定会有陪同,因此现在根本不必操心。

????那边讲解员还在说话,他已经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两套衣服,偏休闲和运动的一套,还有一套正式的商务西服。只是看了一眼这个款式,他就微微摇头,然后伸手在胸前一拍。原本的装束消失,变成了当地人的模样:一件胸前写着“御驾亲征”的白色文化衫、露着脚腕并满是口袋的浅棕色休闲裤、系带的白色旅游鞋。

????“哇哦,我第一次见你这个样子,感觉很不错啊不过你没有变化完全。”夏妮笑了起来,指着费奇腰间的坑神剑和悬浮在他身后的逗猫棒。“我不了解这里,但很明显这两件东西不协调。”

????“我知道。”费奇伸出手,召唤出魔法矩阵,使用幻术将两件物品隐形。“魔法依旧可以用,只是有种滞涩的感觉,稍微费力了一些。本地的符文是什么体系”

????“本地的符文处于封印状态,不开放使用。”

????循声看去,费奇这才发现在墙角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化着淡淡的日常妆容,一身休闲运动的装束,胸前挂着“本地接待”的铭牌。受到她的黑头发和黑眼睛的提醒,费奇也变化出相同的发色和瞳色。准确地说这不算是“变化成”,而是他原本的样子。

????“陛下的法术非常精妙,但还请您不要再普通人面前展示。地球的情况比较特殊,符文和法术处于封印状态,目前我们主要使用科技的力量。”这名女子走上前来,微微鞠躬,然后向前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田莎,非常荣幸为大家服务。这一次我将陪同几位,希望能让大家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费奇眯起眼睛看向田莎,发现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灵魂活性都很普通,但她衣服上“本地接待”的胸牌隐隐有种未知的力量,正是它让田莎变得非常不起眼,甚至躲过了费奇的观察。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这很像是针对某一种类型的特定隐身术,或许可以叫做“对客户隐身”

????她这样隐身然后出现是非常刻意的,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费奇等人,在周围或许有更多的“隐身人”正监控着局面。费奇伸出手和她轻轻握了握,然后道:“很有趣的铭牌,很有意思的力量,我理解你们的做法,但有一点我需要纠正一下:我不要宾至如归,特别是那个如字。”

????费奇从箱子里拿起里面的护照,打开看了一眼就把它烧了。“我要我的身份证,我告诉你号码,相信你们可以迅速补办一张,照片都不用换。虽然我估计用不着它,但”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田莎解下身后的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熏黑的身份证。“这是你的,而且就是原来的那一个,我们从火灾现场发现的。欢迎回家,阎瑞。”

????只是两个字,就足以击败费奇,他接过自己的身份证,然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呆呆地看着,什么也不想做。他发现自己并非想象中那么坚强,面对魔王、面对血战、面对千军万马、面对世界末日的勇气,在一些事情上根本毫无用处。

????“很多事我可能记不清了,既然你们知道,能告诉我吗”费奇第一次声音有些颤抖。

????“等到您要回去时,再决定是不是要问这个问题吧。”田莎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曾经接待了非常多前往其他世界然后返回的人,见过许多因为重新纠缠而悲剧的情况。我们给的建议是拥抱现在的生活,但我们并不强迫,只是规定只有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好吧,既然有规定,那我就配合呗。”费奇又看了一会儿身份证上的自己,那上面的照片已经有了很强的陌生感一部分也和拍照风格有关。“那能告诉我目前阎瑞这家伙是死是活吗”

????“之前被认定死亡,但在您旅行的这段时间,您是活的这张证件可以正常使用。”

????“我想去发现它的地方看看。”费奇两根指头夹起身份证,举到空中说道。

????原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田莎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这个在我们计划的项目范围内。其他还包括玩具魔杖的工厂和公司,本地的主要旅游景点、餐厅、购物广场等。介于口岸另一边目前有些特殊情况,不建议您前去。还有就是前往首都,目前正在准备”

????“不用说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就不给你们增加工作负担了。我就在本地转转,然后就去巫师界。”费奇伸手朝脸上摸了摸,啪嗒一声摘下铁魔像面具,放进随身的空间口袋里。他的样貌并没有变化,不过显得更加生动、富有感情和真实了一些。

????“谢谢您的配合。”田莎露出微笑,而这次也不是之前职业式的微笑,她的灵魂之火也透露出同样的情绪。“还请另外两位更换衣服,这边有专门的更衣室。”

????“这些里面没有头纱,是不是还用我目前的这套”夏妮将箱子里的衣服全都检查一遍,然后提出了专业意见:“这些衣服很好,但和我的头纱不是一个风格。”

????“里面有一副眼镜,可以在太阳镜与无框眼镜之间切换,风格很搭。不过它主要的作用是压制石化凝视的能力,并为您的头发提供伪装。”田莎微笑着说道:“在诸位进入机场的时候,扫描就已经完成了。”

????“试试吧,如果没效的话,反正收拾残局的是他们我带着护符呢。”费奇目送夏妮去更衣,心里却在想着其他事情。如果在入境的时候已经扫描过了,能发现夏妮的美杜莎血统,那么有没有发现心灵塑形墨水呢他现在这副契约魔的身体是墨水变化而成的,这东西似乎是“违禁品”。唉,可惜不能问啊等等,钱镜就站在旁边,他貌似也有心灵塑形墨水。

????想到这里,费奇放心了一些。如果心灵塑形墨水有问题,钱镜不早就被抓起来了似乎钱镜和这里的管理机构存在某种默契,也可能心灵塑形墨水在违禁的程度上并非那么严重

????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费奇最关心的事情。他静静坐着,手指在自己的身份证上不自觉地摩挲着,而目光则一直看着更衣室。不一会儿,夏妮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双手捂在脸上,用略微颤抖的声音呼唤费奇。

????“我在这儿呢,放心睁开眼睛吧,如果有问题我会施展防护法术顶一顶,伤不到他们。”费奇很了解夏妮为别人着想的善良之心,放下身份证走过去,双手轻轻抓住她的手指。慢慢地,他将夏妮的手拿开,银色的太阳镜中反射出费奇的样貌,而她的眼睛也在缓缓睁开。

????没有感觉到麻痹凝视,这副眼镜的确发挥了作用。费奇伸出手,沿着夏妮的耳朵向后摸去。他依旧能感受到蛇发的亲昵,不过在视觉上的确有将蛇发隐藏起来。

????“不是法术,而是实时投影。技术很先进啊能不能让我研究一下”

????“呃,请允许我带着敬意拒绝您。”田莎说道。

????“那卖一副给我如何这个眼镜很适合夏妮,我想送给她作为礼物。”

????田莎点点头:“这是可以的。这个眼镜是专门为夏妮女士定制,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当然想请皇帝陛下承担费用。”

????“哈哈哈,真够直接的。”费奇不关心多少费用,夏妮高兴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万一太贵的话,他完全可以在地狱赖着不给。

????“从现在起就别说皇帝陛下了,”费奇道:“叫我阎瑞就行。”以魔法纪年就来笔趣阁网址:biqyn